2010年8月22日星期日

「網上欺凌」肆虐的主因

近來在香港一言一行必須極為小心,稍為幹了些高調事情都會被盯上,拍照錄片放到網上公開討論,萬一引發起某些網友的好奇心,隨時被大起底,電郵地址、電話號碼、住所、公司、學所等等都給公諸於世,有學者直指此為網上版的欺凌行為。

網上起底公審應否被視為欺凌行為呢?我沒甚麼見解,硬要說的話也都傾向「是」,反正就是沒甚麼人得益但有人受害的事情吧,而我想說說的其實是大家對事情主因的看法。

我看過不少電視節目、報章評論、網上討論等等,很多學者和普羅大眾提及事情主因都認為跟網上匿名制有關,說匿名容許網民不負責任地以網上形式欺凌他人。這說法在我看來頗為文不對題,匿名或許對事情發生有多少影響,但離主因沒十萬也有八千里之遙。

很簡單的一個實況,當大家熱烈討論XX男的作為、花邊新聞、背景資料等等時,會否因身旁是清楚你姓名背景的朋友同事而避而不談?一般香港人都不會(除非XX男是你們圈子內認識的人),因為言語上批評他人,公開他人名字或樣貌,在香港既沒有法律責任亦沒有多大的道德責任,尤其那是跟你毫不相干的人,甚至是人民公敵(例如富人,高官)。

無容置疑,網上的欺凌事件確實比過往的散播得更快,規模亦更廣,但主因比大家想得更簡單,就單純是科技進步,資訊流動快速罷了。

所謂欺凌的基本性質,今天跟以往幾乎沒有改變,見到XX男如此有爆點的事,過往沒上網也會主動告訴朋友,朋友告訴朋友的朋友,一傳十,十傳百,只不過口耳相傳一天最多傳十人廿人,傳不到萬人新聞經已過時,在網上留言留片一天卻可高收逾十萬人,傳播速度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還有記錄的手段,香港每人平均有超過一部手提電話,而絕大多數的都具有拍攝功能,照片短片仔細保留了事發時的一些背景資料,大大提昇了起底效率,然後透過搜尋器,熱門社交網站軟件等,很容易便能夠收集目標人物的資訊。

我之所以要強調事情主因跟匿名關係不大,是希望大家不要產生錯覺,認為通過實名化或其他曉以大義的手段可制止大眾的無情批判和好奇心,說是道非由古至今都是人性,是好東西是壞東西也好,它就是不容易改變的東西,要保護自己唯由從保護資訊開始。

說欺凌或許大多數人都認為事不關己,但又有否考慮過求職面試官亦會嘗試把你起底?凍打廣告商、個人資訊販賣集團、欺詐黨、你的父母、師長、另一伴、子女、不歡而散的前度、職場上的敵人... ... 我們在網上發佈言論以至照片時,至少要作好給大眾給以上的人收集和討論的準備。

----------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喜歡臉書,其中一個原因是它提供了讓我們上載個人背景資料的誘因,卻從沒考慮教育大家認識背後的風險,甚至令人懷疑它在利用所得資料從中獲利,而且臉書覆蓋層面不論老幼,更是令人擔憂。

沒有留言: